女孩们的欲望在欧巴身上爆炸

我旁边的一个女孩,像一个片警,她警觉地望着周围的女孩,发现只要谁带着发箍,她就会上前提醒。“摘了吧,美女。”那种感觉,就像是别人抢了自己的领地。

“听到他们的歌就兴奋的要死。”

知乎上有一个问题:“喜欢BIGBANG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”我摘录几个你们感受一下。

体育场放起了结束曲,这首歌叫《Lets not fall in
love》,女孩们的脸上怅然若失,那感觉就像经历了一次失恋。

现在是晚上9点多,偌大的体育场开始起风,我忍不住放了一个屁,自己都觉得臭,庆幸的是没人捂嘴,我要感谢风,也感谢BIGBANG带来如此洗脑的音乐。以至于后来我也跟着摇摆,女孩们整齐划一地挥动着皇冠灯,身体在一前一后地摇摆,那是发自身体的律动。

“多男人,哈哈开玩笑。”一女孩站在了离风暴中心稍远的地方。今天是周四,妹子是请假过来的,她对老板说:我要去看我‘老公’。有意思的是,这些妹子之间几乎很少说话,大多是和朋友或独自前来。

能做到性感的偶像男团不多,BIGBANG做到了。

即便你是路人,去看BIGBANG演唱会,也很难淡定。下午7点,我到了河南体育中心,在这里,你根本看不到入口,只能跟着人群的方向走。逼近入口时已经到了人挤人的地步,我还是能看见女孩露出莫名的微笑,而每个通过入口的人,开始疯狂地飞奔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也跟着跑起来。

不过,这并不影响蹲守在某酒店车库门口一群人的心情,相比于这座有点灰的城市,她们太扎眼了,想象一下,身着五颜六色衣服的少女聚集在一起,保安都不忍狠心驱赶,“我求你了,大姐。”保安领班让面前的几个女孩离门口远一点。很明显,没效果。

一.

三.

见面会两小时,前一小时做游戏,后一小时唱歌。在台上,主持人说着一位粉丝的问题:GD欧巴,因为你我都看不上其他的男孩子了,怎么办?
GD用中文撒娇说:怎么办?我怎么办?我也不知道,这辈子就一直爱着我吧。然后,我的耳膜受到了强烈的冲击。

“你对TOP往窗外扔烟头事件怎么看?”

奥门金沙 1

二.

所以,这一夜,领女朋友来看BIGBANG的男孩极少。只有那么几个,感觉都长了一张性无能的脸。

“你嫁给黄牛就可以啦!”一旁的朋友笑着说。

奥门金沙,这里是郑州,BIGBANG巡演今晚来到了这里。
前一天,BIGBANG的粉丝就在微博上刷着类似的一句话:第一次离我们欧巴那么近在同一个城市。呼吸同一个城市的空气。只是今天,郑州的天空有点灰。

多样的人格加上财富——这时代女孩们的欲望,在BIGBANG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对接。而这一切都在去年他们的新专辑《MADE》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。《BAE
BAE》的情色味儿、《WE LIKE 2 PARTY》的享乐主义、《IF
YOU》的深情款款、《BangBangBang》强烈的身体律动——BIGBANG成功之处在于,他们把这些情绪通过音乐准确地表现了出来,并做到了足够动听。

在台上,欧巴们每一个动作都会迎来尖叫,尤其成员之间有身体接触的时候。然而,每当BIGBANG成员在和舞女贴身热舞,大屏幕给到局部特写时,这种尖叫会变得更为强烈。胜利操着中文,亲切地称自己和粉丝是宝宝。在这个场子里,置身在这样一群姑娘中间,作为一位男性,看着妹子们和欧巴们调情,说实话,我有点尴尬。

可以见到偶像真的是人生一大美事啊,说到了“美”,橘子君今天才知道原来自拍对人体有那么大的危害!

此刻是下午5:30,还是没人看见欧巴,女孩们还是一脸地满足,人越聚越多。有个保安小声嘀咕:“还他么不出来。”一旁同事插话:“你去当明星。”那一脸,有点妒忌。

BIGBANG五个人是特殊的,各自展示了作为男性所有魅力。GD的阴柔和霸气、胜利的聪明活泼,TOP的酷炫、大成的憨直友好、太阳的阳光温暖。加上身上潮爆的名牌、出行的豪车、缤纷的绯闻——BIGBANG并不回避展示物欲和作为雄性的魅力。

别以为自拍会让你变美,小心让你皮肤受损又早衰!

“你们自己去当明星嘛。”面对这样的场面,保安大哥表示难易理解。

前提:被炒到天价门票、网红和明星的参与、因安全而取消的演出——从上海站开始,注定了BIGBANG中国巡回已不再是一场演出。微信朋友圈里,谁能在BIGBANG演出内场出现,意味着占有一项稀缺资源,成了一种装×资本,而普通歌迷抱怨着这些人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,以至于她们忍受不了不带官方应援物的观众。加上最近的宋仲基,韩流在中国又掀起了新一波狂潮。3月17日,
我作为编辑部直男代表,勇敢地来到了BIGBANG巡回郑州站,亲身感受了下妹子们的疯狂。是的,本宝宝表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和震撼。

“我闺蜜明天晚上都会幻想被BIGBANG轮×。”

一位女孩,个子不高,透过一群妹子的身体,我注意到了她的表情,很亢奋,在向旁边一个妹子大声讲着,自己早上6点就起床去机场接欧巴们的经历。她中午11点就来到了这座BIGBANG可能下榻的酒店,现在是下午2点。她说一个朋友,原来非常淑女,因为喜欢权志龙,竟剃了一个短发。性情也大变。“爱和男生说话了。”她坏笑着。

“不,他们才是明星。”

“为什么我就不能坐在第一排。”坐我前面的女孩望着内场。

“走路带风。”

“全都想睡宋仲基”、“麻烦关一下灯,我和×××要睡了”、“撩妹”——属于这一代粉丝的语法都显得太过于直白。A片、女团——相比于宅男文化,女性的荷尔蒙同样需要宣泄,而欧巴们提供了最好的土壤。

“不,我要嫁给权志龙。”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